秋千

三心二意,水性杨花。

【元白/刘柳】无法预约

忽然想起来高二的时候也喜欢元白来着…岁月忽已晚…才情已不复当年(虽然当时也是盖不住瓶底)…翻了一下这个tag里有好多精品来着ww

《王维诗选》:

上周周记混更(装做自己写了文


改了挺多部分......毕竟周记吗(。)束缚性太强,原来还没题目,强行加上。






先看几首诗。



墓门已闭笳箫去,唯有夫人哭不休。


苍苍露草咸阳垄,此是千秋第一秋。


——白居易《元相公挽歌词》




十年后。




早闻元九咏君诗,恨与卢君相识迟。


今日逢君开旧卷,卷中多道赠微之。


相看掩泪情难说,别有伤心事岂知。


闻道咸阳坟上树,已抽三丈白杨枝。


—— 白居易《览卢子蒙侍御旧诗,多与微之唱和,感今伤昔



 

 



二十年来万事同,今朝岐路忽西东。


皇恩若许归田去,晚岁当为邻舍翁。


——柳宗元《重别梦得》


弱冠同怀长者忧,临岐回想尽悠悠。


耦耕若便遗身老,黄发相看万事休。


——刘禹锡《重答柳柳州》




四年后。




忆昨与故人,湘江岸头别。我马映林嘶,君帆转山灭。


马嘶循古道,帆灭如流电。千里江篱春,故人今不见。


——刘禹锡《重至衡阳伤柳仪曹》



我读乐天的第一首诗,平白心底一股悲凉之气升起,但这份悲凉无法深植我心底,换句话说,没有人能比乐天更悲更痛。因为那是白乐天一个人关于元微之的心伤,你我是局外人,只能隔着遥遥的历史时光,看见一个诗人四野痛哭声中蓦然惊醒,这才是他离开的第一年。


我读他的第二首诗,写自微之逝世十年后,他去寻了微之经常唱和的好友卢子蒙,见到他的试卷里多是与微之所和诗。触景伤情,再忆及那年还此是千秋第一秋,而今咸阳坟头草树上,又是已抽三丈白杨枝了。





而刘柳的两首衡阳分别时所和的诗,与四年后刘禹锡重经衡阳一对比,更是令人触目惊心。


他们约定过晚岁当为邻舍翁,约定了黄发相看万事休,对于他们来说,这是那么理所当然顺理成章也是心底最朴实和真挚的心愿。


但是谁能保证,在进行这些约定时人生又会有怎样的变化?刘柳二人本已召回京中,却又短短数十天再度遭贬。这样短的时间尚能让一个人的宿命翻天覆地,更何况更久的年岁?



“我们也许可以预约得更远,例如来生的会面,但我们如何确知,在三生石上的,真是前世相约的精魂呢?”林清玄《可以预约的雪》




真真是平生别去隔山水,故地不见故人眉。而不过几年后,愚溪草堂也衰败倾颓,不复当年。


就像微之当年也是那样豪情万丈、眼神明亮,意气扬扬对乐天道:“与君将向世间行”。乐天应和道“醉来一曲放歌行”。俯仰之间,已为陈迹。事隔经年,又该如何面对,以沉默,以眼泪?


《唐宋诗醇》这样评价乐天第二首诗:“清空一气,直从肺腑流出,不知是血是泪,笔墨之痕俱化。


而梦得是否曾也想过再与子厚约一次桃花,又何尝不是以无涯之深情,悼子厚不驻之光阴?


不知是血是泪。有些人永远都忘不掉,字里写得怎么会是字呢,明明是心。




以后的日子里,幸好还有梦得和乐天诗酒相酬,我拟过这样的一个片段:


 


又是那么平凡而毫无波澜的一天,白乐天携酒前来,刘禹锡注意到他今天少有的沉默,本欲询问,却听他张口便是:“今天在酒楼前,我听见,听见有人唱:‘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……’我就站在那里听,听了一遍又一遍。”


语毕又道:”他的诗,那么好的诗,是该流芳百世的。“(注:白居易《闻歌者唱微之诗》


新诗绝笔声名歇,旧卷生尘箧笥深。时向歌中闻一句,未容倾耳已伤心。)


刘禹锡没有说话,他知道此刻说什么都是苍白无力,就像他重经衡阳,在他曾经和子厚分别的树前伫立已久一样。他识得那树,枝繁叶茂依旧,风一吹叶子翩跹起舞,飒飒风声,却只有他一个人了。 
刘禹锡抬手执了酒盏,倾洒一地的酒。 


“敬故人。”他低声道。






而那些风雨交加磕磕绊绊的几十年,也就这么倥偬过去了。物换星移几度秋,距他们离去已有那么长的时间,世事更迭物是人非,犹不能不以之兴怀。


乐天,梦得,我想会在很多个夜晚梦见微之和子厚,会重现很多当年的记忆。可即便是在最酣畅的梦里,也终会醒来,只余人散后一钩新月天如水。都是虚空,都是捕风,日光之下皆覆辙,月光之下皆旧梦。




白居易有一首《感旧》。




晦叔坟荒草已陈,梦得墓湿土犹新。


微之捐馆将一纪,杓直归丘二十春。



时过境迁,故人不再。


”城中虽有故第宅,庭芜园废生荆榛。
   箧中亦有旧书札,纸穿字蠹成灰尘。“里所传达出来的,又岂是平常词句可以言说的?


Fin.


后记:改完后发现和自己的周记已经面目全非了。


这篇算是《可以预约的雪》的学后感。几个星期以来,接连着学的先是《兰亭集序》,当真是能让人掩卷唏嘘不已,又学《滕王阁序》,”物换星移几度秋“。学了《后赤壁赋》顺便复习了《前赤壁赋》。还在老师带领下欣赏了《听听那冷雨。》多篇文章,这一段时间我都不得不沉浸在这种时空的广大和个人之渺小当中。


高一的时候老师让写过唐人的宇宙意识和生命哲学,那个时候我着眼于宇宙的广袤无限,”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“”人生代代无穷已,江月年年只相似“。现在我凝聚到”个人“身上,情感的私化和集中,堵得心口难受。


另,因为是周记,里面不留痕迹化用了很多的句子,有点多(......)我懒得标注了......


 

评论
热度 ( 98 )

© 秋千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