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千

三心二意,水性杨花。

随笔  11.27
昨天看到一篇推送,讲冰心先生的。

高中还曾痴迷过一段时间她的小说,那时还是容易热血沸腾的年纪,看到她写民国时期进步青年的思想和事迹,也不由得激动起来。看别人小小年纪思进取报国,也反思过、激励过自己,虽然如今都已沉寂。至今犹记一篇《冠盖满京华》,那种慷慨激昂却难被人理解的情绪,很大的触动了我,连带这首诗都让我喜欢了很久。“出门搔白首,若负平生志。冠盖满京华,斯人独憔悴”…

一直没有去细细了解过她的生平,但从文字里也可略窥一二。这次还了解到她还曾学过医,也是漂洋过海,在美国求学的。这时就发现…有许多人,都是这样去学医,后来又转投去做更加有意义的事,如国父,也如鲁迅。

前些日子曾去以国父名字命名的学府里闲逛,那所学校的医学也是非常著名的。两年多前如果我一个转念,也许我就是在那处了吧。岭南的风土人情很是令人喜欢,然而我却错失了,依旧这样害怕出远门似的,藏在北方的尘土风沙里。在一个这样让人心灰意冷的学校里,心灰意冷的学着当年幻想过的学业。

每每我丧气失意时,总有人安慰我说,学医是很累的,你现在这样只是闲来无事胡想罢了,若是真去学,肯定会后悔,又会叫嚷着当初怎么不学个其他的。但是怎么会呢?毕竟是不同的吧?我有在那个学府学习的同学讲,即使她不是很满意专业,但是学校是没话说的。而我呢,本来也曾满怀抱负,结果这学校就已让我失望的看到了未来…冰冷,空洞,混吃等死。

如果说学医的人常常说累…那么要把哪科学好会不累呢…只是人家抱怨,还会有人肯听,而我们是既不可抱怨,又没人愿意听了——像学校所说的,又要注意保密,又要把青春奉献给祖国。()

于是就这样苟延残喘吧。冰心先生等人,都是怀着极为迫切的救人救国之心,又认为学医只救得很少,所以弃医救国了。而我呢,只是叽叽歪歪,连自己都救不了。

如今也只能叹一句…斯人独憔悴。

评论

© 秋千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