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千

三心二意,水性杨花。

9月的一篇随笔/日记

9月29日

恐怕那天的事,除了留在记忆里的,一张照片也没有。但是光记忆也够留长了。

今日美术馆里学院派的画展让我大开了眼界,奇异和朦胧的残影一直存在脑海里,沉醉而迷蒙。

然后在昏头昏脑的经过一个街口时,抬头看到了远处一座现代化的大厦上,白色黑体的“Renaissance”霓虹灯闪烁。我激动着,但却踌躇。同伴怂恿我,反正不远,正是该去,我便欣然前往。

沿着一条逼仄狭窄的巷子走过一段,眼前豁然开朗。川流不息的街道被高高的护栏围起,只有通过高架的人行天桥才能通到对面。我们爬上去,在最高处停留了一会儿,看着中秋之夜熙熙攘攘的人群和来来往往的车辆,在商业街区花花绿绿的灯光映照下,各自反射着陆离斑驳的光芒,有一种忙碌的快活。我也高兴着,看着小贩急急兜售货品、三三两两的行人彳亍。这时有几个人靠着栏杆,抬头仰望着,还有拿出手机拍照的。我这时才想起那被我忽略的今夜的主角,而我的同伴也在唤我抬头看了。这是我在这座城市度过的第三个中秋,以前也曾赏过月,只不过是走走流程。只有这一望,才让我震撼和沉沦了。

她很美,刚刚东升,轮廓稍扁,但是很大,散发着温暖的、浅橘色的光。相较之下,周围那些灯光就既艳且俗,有几分喧闹浅薄。虽然雾霾让她显得有些模糊,但却恰似那云遮月般的朦胧美感。我掏出手机也想留下她此刻的影像,但在镜头里,她只是沦为了昏黑背景上的一个白色噪点,这简直是一种侮辱。我默默收起了手机,只是凭栏又看了一会。

她真是位美人,像是只在中秋才婷婷袅袅地从绣阁向人间望一望,也毫不羞怯的接受着世人对她的打量。只一眼,就把那些五颜六色的人造物比的毫无光彩。

我被她暖黄的光浸得心头满满的,不光是喜悦,还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幸福和满足。我们转身继续向前,Renaissance的光板就在眼前大厦的顶上。同伴猜测这是一家星级很高的酒店。

在这个叫富力的商业街区里,下了天桥终于看到了酒店的中文名字——富力万丽。如果富力是地点,那么万丽就应该是翻译或者被翻译作Renaissance的那个词了。这个词本身倒是不咸不淡的,但是和Renaissance相比就差了太多了,非常遗憾。酒店的一层是一个意大利餐厅,全玻璃的外墙,昏黄的灯光,其间穿梭自如的身着西装马甲带领结的酒侍,还有闲适惬意的顾客们。隔着一道玻璃,我们过着同一个中秋。

我跟着同伴寻到了酒店正门,随着透亮的旋转门走进去。淡淡的香味如行云,轻柔的音乐似流水。我们在富丽堂皇的大厅里溜达了一圈,大堂里的侍应生大概本是要阻拦我们,又觉得尴尬忍下了。我不禁赧然,虽然美好的环境令人心醉,但是这仿佛偷窃般的行为令我不安,于是我们迅速离开。

返回天桥向小贩买了六个橘子解渴,然后走去乘地铁回学校去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在草稿纸上发现了这篇。既然是个念想就备个份吧。

评论 ( 3 )
热度 ( 3 )

© 秋千 | Powered by LOFTER